Return to site

窝窝头的围脖 | 江南何处好,黎里水云间

微博头条 2018年10月23日

· Press Coverage,新闻

《行家》旅游杂志编辑 吴瑛 2018年10月23日发布的微博头条

以下图文来自:窝窝头的围脖

六悦博物馆

走进苏州六悦博物馆的第一个展厅时,我立马检讨自己之前太小瞧它了,这个占地一万六千平方米、四层楼高的博物馆,用震撼两个字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!

这个江南最大的民间博物馆——全馆十余万件藏品,与别不同,雅物匠心。或许,它们曾经只是寻常百姓家的必需品,现在却成为了凝聚着无数匠人、艺人心血的艺术品,在六悦焕发着光彩!

雕梁画栋应犹在, 只是朱颜改。现代城市生活里,或许早已没有雀替存在的必要。然而在六悦博物馆展出的一百二十对精美的雀替牛腿上, 却依稀能看到前人对生活,有着和我们相似的选择和梦想。​

轿子不只是交通工具, 更是一种社会和经济地位的象征。在讲究的金漆通雕花窗后看出来的一双眼睛, 曾经是志得意满的达官贵人,也有过含羞答答的大家闺秀;有人坐着它去考取功名,或去为家人做寿庆生。脚夫挥着汗水抬着木轿吆喝着往来奔跑的同时,也在编织着一副丰富多彩的人生百态图。​

人的一生大概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待在床上———我们于床上入眠、做梦、辗转、缱绻......床对我们来说,早就不仅是一件家具这么简单了。它是人生的一部分,很少有人能离开床而活。
六悦博物馆展出的46 张床榻,曾和前人相依相伴多少夜晚。

于六悦博物馆展出的1000多座神像,大小不一,造型或精美灵秀,或古朴忠厚。但每一个神祗在香火迷蒙中,都曾以慈悲的心倾听世人的喜怒哀乐,悲欢离合。​

六悦博物馆展出的105个漆箱,大小尺寸不一,有些是古朴素雅的单色描漆,有些手工彩绘上各式各样精彩生动的图案花纹。每一个箱子,都有其独特的面貌和个性。浏览其间,不禁暗自佩服古人对追求生活品质的一丝不苟,尽善尽美。

​六悦博物馆展出的120 个书柜,每一架都曾是一位爱书之人的良师益友。柜门上多刻有寓意深长的对联,细意回味,不难体会到从前那种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读书高”的信仰。

六悦博物馆350片窗棂组成的一道如今难得一见的风景,让我们回到过去那个诗情画意的年代。

面盆架曾见证过千千万万个早上,太阳缓缓照进房间里,映亮一张张惺忪的脸庞,观照着他们一天天逐渐被岁月改变的模样。​

匾额寥寥数字,字体或篆、隶、行、草,颜色或黑底金字,或金底黑字,或白底绿字,却意味深远,不但集字、印、雕、色之大成,还反映着一家一族,一间商号甚至一个皇朝的兴衰起伏。​

祠堂,曾是一个家族文化、历史、传承和生活的核心枢纽。自西周始,吉礼便是五礼之首。而吉礼,是祭祀天地鬼神的仪式。本来帝王、诸侯和士大夫才有资格建庙立祠,老百姓只能在居室内祭祀祖先。除了作为议事、审判,族中子弟举行婚、丧、寿、喜等事的场地,祠堂也会借出地方,开设义学义塾。

六悦博物馆的展品之丰富,要细细品鉴,恐怕一整天也不够。

与别不同,雅物匠心。从展品收集,到设计布展,六悦都可谓走在了最前沿。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Subscriptions powered by Striking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