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turn to site

来六悦,寻找记忆里的旧时光

情调苏州 2019年7月16日

· 新闻,Press Coverage

情调苏州公众号发布的有关六悦博物馆的文章

以下图文来自:情调苏州

来六悦,寻找记忆里的旧时光

反复做着同一个梦,一个灰色的、不成章节的梦。

梦中常常出现一个院子。院子西北侧有一个戏台,戏台四周是层层叠叠的梨树。台上的道具歪七扭八地散落一地,台下的桌椅板凳也全都落了灰。看上去,像是荒废了很久的样子。

我常常在梦中走进那里,又茫然无措地离开。

有人说,一些梦境如果与眼下的生活经验无关,那极有可能是前世残存的记忆碎片。我不大相信这个说法,但有时也忍不住会想,这些场景究竟为何会反复出现在我的梦中?假使有一天,真的一不小心走进梦里曾出现过的地方,不知又会是什么样的感受?

一直怀揣着这样的困惑,直到遇见六悦。

去六悦的那天,正值初夏,空气中弥漫着炸油墩的味道。据说,油墩这个名字还是乾隆爷给取的。他有一次下江南时,到了黎里已是晚上,肚子饿得咕咕叫。寺庙里的住持只在厨房里找到了糯米和红豆,于是揉成团、放在锅里炸了一下。没想到,这个长得像墩子一样的油炸小点心,在深夜急雨的江南小巷子里,倒成了天子眼中最好的食物。这味道一传便是几百年。

想来颇觉神奇。虽已时隔多年、人事更迭,但那些世代传承下来的老物件——破旧的砖瓦、潺潺的流水、古早味的食物,却都自带记忆。就在我们自以为已经忘却的当口,冷不丁地跳出来,提醒我们曾经记得。

人皆恋旧且自恋。很多人执着地迷恋江南,或许并不是迷恋某种风物,而是理所当然地以为,在那些老物件里,藏着自己的来处。就像苏童在《过去随谈》里说的那样:记忆非常遥远却又非常清晰,从头拾起令我有一种别梦依稀的感觉。

从古镇停车场出来,穿过一条又一条的暗弄,走过古镇的烟雨长廊,终于来到了六悦。

对于私家博物馆而言,六悦的藏品不可谓不丰富,但粗粗看下来,总觉得路子有点“野”很多藏品看上去做工并不十分精巧,有些甚至还颇为怪异。如果单从美学的角度而言,很多或许并不具备收藏价值。于是,忍不住问馆主人:收藏标准是什么?答曰老物件,觉得美,就买!

或许馆主人真正领略到了“收藏”的真谛罢!这里的藏品大多数都来自民间,很多都是普通人家家里世代相传的日常用物,越看越觉得亲切熟悉。行走其间,并不会有“出戏”之感。中药铺、祠堂、当铺,每一个场馆都尽力还原了旧时情景。

不曾想,走着走着,竟然迎面看到了一个古戏台。台上摆放着刀枪鼓铙、酒坛令旗、提灯香案,每一个都是梦中模样。

忽然,月琴声咿咿呀呀响起,醉眼朦胧间,仿佛又伫立在谁家瓦舍勾栏前,静待一出好戏开演……

All Posts
×

Almost done…

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. 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!

OK